站内搜索:
 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乐坛风云 > 乐评 > 正文
[娱乐广角镜]第86期 甘苦皆尝的喜剧之王

(编辑/孙妮妮)自从1988年告别央视春晚后,陈佩斯就很少出现在公众视线中。最近几年,在“最希望谁出现在春晚舞台”的网络票选中,陈佩斯总是排在前列。在中国,很少有这样的明星,离开得越久,观众越想念。他离开春晚的原因看起来很“悲壮”,外界对他之后状态的种种评价和猜测,陈佩斯几乎从不回应。如今,陈佩斯六十二岁了,但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,他觉得,自己的黄金时期还没到来。

在1951年,陈佩斯的父亲电影表演艺术家陈强到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访问演出,在匈牙利国家歌剧院演出《白毛女》,正逢陈佩斯的哥哥出生,为了纪念这一时刻,陈强将大儿子取名为“陈布达”,而数年后二儿子出生则取名“佩斯”。1954年,陈佩斯出生于长春市农安县,十五岁时,因为文革的到来,父亲陈强被打成黑帮,陈佩斯也随着父亲“上山下乡”到内蒙古插队。他在沙漠地区的建设兵团度过了四年。

陈佩斯在兵团期间是个运动健将,擅长的项目是跳高和排球,还夺得过内蒙古建设兵团的冠军。后来他先后报考了北京军区文工团、总政话剧团,但由于当时陈强仍被认为是黑帮,所以都没录取他。1973年,电影演员田华知道了陈佩斯的事,碰巧八一厂准备招收新学员,便叫陈佩斯去试试。于是陈佩斯考取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。

1979年拍摄的《瞧这一家子》是陈佩斯与父亲陈强的首度合作,在这部戏中,每一场戏陈强先自己演一遍,再让陈佩斯模仿,就这样陈强手把手教儿子演戏。因为父亲是名师,所以经过他的指点陈佩斯演技很快就有了提高。从表演道路上讲,陈强可以说是陈佩斯演艺事业的引路人。

1982年,在电影《夕照街》中陈佩斯饰演喜剧角色“二子”,随后形成了中国第一个喜剧系列电影“二子系列”。1984年,春节晚会上,陈佩斯与朱时茂首度在央视春晚合作演出小品《吃面条》,成为春晚舞台上的经典。

陈佩斯和朱时茂搭档此后多次在春节晚会出演小品,包括《主角与配角》、《警察与小偷》、《羊肉串》等。在部分人认为其喜剧为一种闹剧的情况下,陈佩斯坚持自己独特的个性风格和特有的银幕魅力,在银幕上塑造了一系列滑稽、笨拙但本性不失善良的小人物。

1998年,陈佩斯和朱时茂在央视春晚出演小品《王爷与邮差》,之后便告别了春晚舞台。这是陈佩斯耗费心血最多的一个小品,从1991年算起,历时7年才得以面世。二人那身清代演出服是他们亲自花钱制作。直播当晚,因为朱时茂的话筒失灵,演出效果严重受损,甚至不及带妆彩排。这次演出事故让始终求精的陈佩斯将最后的背影和永远的遗憾,留在了那方舞台。

1999年初,陈佩斯发现央视下属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,擅自出版并发行了他和朱时茂创作并表演的《吃面条》、《拍电影》、《警察与小偷》等八个小品的VCD光盘。两人通过登门、打电话和去函等方式寻求解决办法未果,无奈之下诉诸法律。陈佩斯同央视的官司打赢了,他拿到了16万余元的侵权赔偿金,还了一些债务。那时候,陈佩斯和朱时茂同央视彻底闹翻,完全堵截了他们两个重返央视的通路。

在2014年,陈佩斯接受采访时对这件事给了解释,他说,就是必须有人发声,告诉你们:我是在被侵权,你们是在侵权,我是在被侵权。”必须要有人要说,否则的话,五十年后、一百年后,(后人)看我们今天祖先是这么生存的,他们会愤怒,他愤怒不是强权,而是愤怒每一个接受强权的这个人,我的后代一定会为我(感到)丢脸。所以,我争取不要让后人嘲笑我。

与央视“决裂”之后,陈佩斯有一段时间过的非常拮据。1999年五一期间,在妻子王燕玲的策划下,他们在北京郊外的深山承包了万亩荒地,在那里种植起了石榴,并把这里当做了以后的生活寄托。陈佩斯的妻子王燕玲原来是一名护士,后来辞职做了陈佩斯的经纪人,两人的儿子取名叫陈大愚。

陈大愚小时候,陈佩斯就告诫儿子:长大了一定要自力更生,18岁就要离开这个家,自己到社会上去努力。为防儿子助长名利思想,陈佩斯告诉儿子:你是你,我是我,以后不准讲自己是陈佩斯的儿子,知道吗?

因为与央视的关系始终没有缓解,陈佩斯最后决定跳开电视渠道,在舞台渠道另辟蹊径——做话剧。2001年,陈佩斯个人首部话剧,同时也是其舞台喜剧三部曲之一的作品《托儿》在北京上演,开始了他的话剧生涯。《托儿》在长安大剧院的首场上座率就高达95%,在北京连演10场后,陈佩斯带着《托儿》开始了全国巡演,在中国近50个城市连续演出达120场。

2008年,陈佩斯又创作了话剧《阿斗》并在北京上演,这标志着他已经从小品演员成功的转型为话剧演员。

从2008年起陈佩斯父亲陈强不幸脑中风。中风以后生活不便,陈佩斯便搬出自己的房子和父母楼上楼下住到一块儿。父亲陈强洗澡之类的生活琐事全由陈佩斯和哥哥承担。陈佩斯说:“我和哥哥轮流回家伺候他,而且得全家人一起回去,几天不见人就得打电话催了。”

直到2012年,陈佩斯的父亲,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陈强去世,而在追悼会上,58岁的陈佩斯也因衰老的模样引起了公众的感叹。

2015年,陈佩斯自导自演的电视喜剧《好大一个家》登陆央视一套,讲述城市拆迁的那点事儿,这是时隔16年后,陈佩斯重返央视。

也在2015年,陈佩斯参加在繁星戏剧村举办的网易有态度戏剧论坛,并做主题演讲。由他执导并主演的北京喜剧院开幕大戏《戏台》开演。

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,记者问到:“您获过国家一级的奖么?”陈佩斯回答:“没有,我是一个非常干净的人。”直到2016年1月,陈佩斯获颁“2015中华文化人物”的奖项。

自2012年大道喜剧院开张,陈佩斯就开始向年轻人传授积累多年的喜剧理论。这群几乎零基础的孩子,在陈佩斯本人以及中戏等专业艺术院校老师的带领下,学习着推开喜剧之门。这些年,陈佩斯也专注在“喜剧的传承”中,在很多高校中讲座、培训中都能看到他的身影。

有艺术评论家曾这样评价:陈佩斯在“权力”的异化性扭曲下产生的人格依附及精神病象,在这里似乎要把可爱的青年人训练得过早地“驯良”起来,把一切自然的、艺术独创性和野蛮劲都驱之殆尽,这让他深感别扭很难接受。幸运的是他是幸运的,脱离了某种“权利”的束缚,反而使他的艺术走向了澄明之境。与那些只满足于“自己和自己玩”的艺术家相比,陈佩斯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,他把为他人艺术当作自己的一种责任,是因为他有着对苦难的敏感和对残缺的不满,有着与底层的“小人物”站在一起的勇气。

本策划系网易娱乐原创栏目[娱乐广角镜]独家出品,每周一、周五准时推出。

[娱乐广角镜]第86期 甘苦皆尝的喜剧之王


网易娱乐 编辑:刘欢
【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,点击查看。】
☉相关链接
☉ 网友评论
0 条评论 >>查看更多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东莞阳光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